20170827190157_91.jpg

馬來魔影評:《紅衣小女孩2》(The Tag-Along 2)

◎【一言以蔽之】:台灣難得一見的奇幻電影,恐怖之外也很感人

近年的台灣電影對於類型片的深耕,已經看得見成果,許多以前不可能在台灣拍出來的電影種類,都已經克服技術問題,成功的被拍出來,而程偉豪是最近這波類型片復興的風潮之下,相當有代表性的一位導演,他以《紅衣小女孩》、《目擊者》接連締造台灣恐怖驚悚類型的話題之作,這次又以《紅衣小女孩2》將靈異怪談結合民俗信仰元素,成為最「接地氣」的本土故事,而且親情戲的部分意外的感人,這股旺盛的企圖心為台灣影壇注入更新鮮的生命力。

 

◎善用「穿鑿附會」的能力,讓鬼故事成為最好的創作元素

紅衣小女孩從多年前在台中大坑山區被意外拍到之後,就成為台灣鬼怪界的小天后,而台中已經停業多年的「卡多里遊樂園」,靈異傳說一樣繪聲繪影,但因為兩者發生的地點剛好在附近,有某些程度上的地緣關係,所以導演乾脆把這兩個不同的故事串接在一起,完全符合靈異故事的形成因素,就是穿鑿附會,也始終都是一個信者恆信的問題,但也因為這種神秘感,讓故事充滿傳奇色彩,在如今電影界「IP當道」的潮流之下,讓我們看見屬於台灣本土的創作產物。

 

◎上一集是單純的恐怖片,這集變成神怪奇幻動作片

第一集的《紅衣小女孩》用台灣本土傳說結合日本式的嚇人手法,透過音效和氣氛,讓觀眾不寒而慄,但是到了第二集,導演不再重複同樣的嚇人手法,雖然「在背後叫你名字」的詭異場面仍然保留,也會有「突然跳出來嚇你一跳」的畫面,但這次加入台灣民俗信仰「虎爺」,與紅衣小女孩形成神魔大戰,整部電影到了後半段,已經變成奇幻動作片,尤其是虎爺變身,以及一大群「魔神仔」出現的場景,是台灣少見的動畫效果,雖然在細節上仍然不夠完美,但導演懂得用煙霧繚繞的黑暗畫面加以「藏拙」,算是很聰明的作法。

 

◎三大鬼后接力登場,母女親情含有大量洋蔥

劇情描述楊丞琳飾演的單親社工媽媽,因調查個案發現高慧君飾演的古怪母親將小女兒關在貼滿符咒的密室,而在此同時,楊丞琳就讀國中的女兒離奇失蹤,女兒的男友吳念軒是虎爺乩身,在阿公龍劭華廟裡開壇辦事,爺孫兩人協助楊丞琳尋女,卻在山區裡的廢棄醫院找到失蹤多年,已經著魔的第一集女主角許瑋甯,隨著三名女主角的遭遇,拼湊出紅衣小女孩的身世之謎,多條線索的緊密拼湊,讓這集的故事性更豐富,靈異傳說的根源其實是放不下的親情牽絆,在揭開謎底的同時竟然意外的感人,算是看恐怖片的意外收穫。

 

◎東方的鬼故事裡面,總是藏著很多的警世意味

有別於西方鬼故事比較強調宗教信仰的衝突,東方的鬼故事除了民俗信仰元素之外,還有很多的警世意味,小時候聽到的鬼故事大部分都有「不要作虧心事」的寓意,而像《紅衣小女孩》這樣的故事,表達的是對於山林與自然界的敬畏,也透過一連串的解謎過程,講出人心的執念造成「心魔」,如果無法看開,無法放下,就會讓邪惡勢力有機可乘,但是真要放下那些在乎的人事物,談何容易?所以真正恐怖的其實不是鬼怪,而是人心的糾結,以及那些放不下的執念。

 

◎對於現代家庭關係的重新詮釋

恐怖片大部分都很保守,像是在西方恐怖片裡面,常常看到情侶作愛完畢就立刻被殺,等於是把性愛跟危險畫上等號,根本是保守觀念與性壓抑觀念的暗渡陳倉,《紅衣小女孩2》表面上看起來也是傳統的家庭倫理劇,實際上卻大有玄機。

 

故事描述楊丞琳的國中女兒意外懷孕,楊丞琳這個母親從責怪、不諒解,到最後逐漸理解和釋懷,而片中的三位女主角都是單親媽媽,老公不是行蹤不明、毫無交代,不然就是已經死亡,而扮演虎爺乩身的吳念軒,與龍邵華飾演的廟公爺爺,組成一個隔代教養的家庭,整個劇情等於是把「單親媽媽」和「隔代教養」這兩種最容易被誤解和汙名化的身分,給予一個重新詮釋、重新定義的機會,隨著時代發展,自主意識抬頭,廣義的家庭關係已經不見得需要依附在婚姻制度的框架,以及一夫一妻的原則,只要家庭成員之間彼此牽繫,就是一個完整的家。

 

◎台灣電影要多元化發展,對抗保守觀念是當務之急

大陸對於鬼片的禁止和管制,導致恐怖類型電影遭到綁手綁腳,難以全面性的發展,證明保守封閉的心態永遠是創意產業最大的敵人,相較之下,台灣沒有這樣的法規問題,所以鬼片是台灣目前的環境之下可以發展的影片類型,而且台灣本地有許多有名的靈異傳說可以當成素材,有心發掘的話,要像好萊塢的《厲陰宅》(The Conjuring)一樣發展成系列電影也一定不是問題,但最大的問題仍然是保守觀念藏於民間,這些保守派人士一再阻撓,將成為創意產業的一大隱憂。

 

《紅衣小女孩2》原本打算回到台中辦首映,卻遭到當地民眾以「嚇到老人小孩」、「對地方觀光產業造成衝擊」為理由進行抗議而被迫取消,問題是會怕你就不要看,如果你不想看就阻止電影放映,這到底是什麼樣的自我中心?至於恐怖片會不會影響觀光?我根本不想討論,如果推展觀光不力卻拿電影開刀,社會治安不好也拿電影開刀,電影創作者必須被輿論霸凌,何其無辜?難道只能退讓退讓再退讓,終有一天退無可退,整個產業要怎麼發展?當台灣好不容易有導演願意嘗試不同型態的創作,期待的只是在多元社會裡面,可以得到一個基本的尊重。

 

20170827190159_99.jpg

*楊丞琳扮演單親媽媽,為尋找失蹤女兒,進入靈異空間。

 

20170827190200_26.jpg

*高慧君飾演的詭異母親,與紅衣小女孩的身世有所關聯。

 

20170827190202_90.jpg

*許瑋甯慘遭惡靈附身,猙獰模樣超可怕!

 

20170827190203_26.jpg

*吳念軒飾演虎爺的乩身,在片中猶如少年英雄。

 

20170827190205_69.jpg

*龍劭華飾演的廟公,慘遭紅衣小女孩附身。

 

20170827190206_59.jpg

*上集男主角黃河(右),這集只有客串演出。

 

20170827190208_100.jpg

*黃鐙輝客串演出第一個受害者,驚嚇表情超生動。

 

20170827190209_16.jpg

*廢棄的「卡多里樂園」成為恐怖故事的舞台。

 

20170827190209_33.jpg

*許瑋甯遭到邪靈操控,生吃活蟲的畫面怵目驚心。

 

20170827190210_98.jpg

*愛的力量可以對抗邪惡,傳統家庭關係在本片被重新定義。

 

20170827190210_78.jpg

*用嶄新的視野,塑造屬於台灣的本土靈異傳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哈拉影城:::在地影城 一起哈拉:::

hal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