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馬來魔@

《一個人的武林》是陳德森導演的又一力作,也是甄子丹近期最好看的電影,在這個秋日的夜晚,導演與眾多的影評人、部落客相約餐敘,在咖啡香彌漫的夜晚,一起回憶起我們心中的那片武林。以下為訪談摘要:

02.jpg

◎半個台灣人?

雖然是香港導演,可是陳德森對台灣很有感情,文革的時候他的舅舅就跟蔣家來到台灣,當時在香港的陳媽媽把年輕時期的陳德森送來台灣念初中,給舅舅託管,所以陳德森不只在台灣讀過書,而且他的初戀是在台灣,開公司創業是在台灣,第一次有人給他機會拍電影也是在台灣,形容他是「半個台灣人」應該不為過吧!他甚至戲稱自己在台灣的朋友都比香港多,不但跟台灣導演戴立忍合作過《台北晚九朝五》,而且每部電影劇本都會請台灣導演蘇照彬給點意見。

◎沒有風格的導演?

陳德森認為一般的娛樂片是沒有風格的,只要傳達的資訊準確,把故事說清楚就很好,但他比較重視的是資料考證,也喜歡觀察人。「因為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有故事,如果有機會跟每一個人聊的話,我要聽你們的生平,肯定有一件事情會感動到我,我就把那個事情記下來,有些對白雖然很簡單,可是你沒有那一剎那的觸動是寫不出來的,如果你被那一剎那觸動到的時候,才能把他轉化成電影裡的故事,然後感動到觀眾」。如果真的要說風格的話,或許這樣的取材經驗或方法也是一種風格吧!

03.jpg

◎為什麼要找王寶強來演反派殺手?他不是諧星嗎?

或許很多人不知道,王寶強其實是少林弟子,所以是真的有武功底子,也真的能打的!而且陳德森認為《一個人的武林》裡面的反派殺手要找一個比較少跟甄子丹打過的人,才有新鮮感,所以就想到王寶強,雖然王寶強在另一部奇幻電影《急凍行者》裡面也跟甄子丹打過,但是《急凍行者》是吊鋼絲飛來飛去的拍法,而《一個人的武林》強調的是真功夫,而且要演一個火入魔的變態殺手,因此讓王寶強把喜感收起來,嚴肅的去演,結果演起來果然是殺氣十足。

◎武打電影的基本架構:四個「W」一個「H」

說起武打戲,陳德森也有一套見解,他認為有很多導演往往把文戲處理好,武打設計就靠武術指導,這樣鐵定拍不好,必須要設計一套模式跟武術指導討論,才能有好的創意,而他所運用的這套模式,就跟很多記者慣用的新聞寫作是同樣的原理,也就是四個「W」,一個「H」。

※第一個「W」:Why(為什麼要打)

許多動作片即使動作戲設計得非常精彩,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打,常常無緣無故的打起來,觀眾反而容易出戲,覺得很空虛,所以應該先把故事和人物設定好,必須有理由的打,有劇情的打,而不是「為了打而打」。

※第二個「W」:When(什麼時候打)

是黎明的時候打,還是下雨的時候打?是中午烈日當空,汗水一直往下滴,一邊流汗一邊打,或者是夜晚烏雲密布的時候,在詭譎的氣氛之下開打?同樣的武器,同樣的一對正反派,在不同的場景,不同的時候打,感覺就完全不同。

※第三個「W」: Where(在哪裡打)

比如說在酒吧裡面打,跟從酒吧打到外面的陽台,再從陽台摔下去,甚至可以摔到地上繼續打,這都是不同的設計,有了這樣的場景設計,就可以利用主角和環境的關係來進行很多的變化。

※第四個「W」:What(用什麼東西打)

除了用拳腳對決以外,主角可能自己帶武器,比如說一個用刀一個用棍,就可以作出很多變化,主角如果沒有自己帶武器,也可以利用身邊的地形地物來掌握致勝先機,最明顯的就是用身邊現成的東西來當武器,比如說在酒吧裡面打的話,酒杯、酒瓶都是武器,桌子可以拿來砸,玻璃可以敲破,碎裂的玻璃甚至可以拿來割傷對手,假設從酒吧再打到樓梯間,那麼生鏽的樓梯扶手是不是可以拔下來當武器?週遭的電線是不是可以拿來勒住對手?這些都是設計出武打電影的重要關鍵。

※一個「H」:How(如何離開現場)

打鬥畫面即使再精彩,但是收尾很重要,主角到底是如何收拾掉對手?打完之後又要怎麼離開現場?或者如何解決眼前的這個危機?這或許和之後的劇情銜接有很重要的關聯。

04.jpg

◎為什麼《一個人的武林》會找來這麼多早期的武打明星客串演出呢?

說到香港功夫電影,一般觀眾似乎只認識李小龍、成龍、李連杰、洪金寶、甄子丹,別的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也覺得不重要,但陳德森認為這些人其實是重要的!在還沒當導演以前,陳德森就在動作電影的這個圈圈裡面打滾,已經看過太多動作科班出身的人,傷的傷,摔的摔,進醫院的進醫院,這些人塑造銀幕裡的英雄,自己卻逐漸淹沒在歲月裡,但如果沒有這些人的默默付出,香港武打電影不會有今日的榮景,所以要透過這部電影向他們致敬。

05.jpg

◎武打明星似乎已經產生斷層,只剩下成龍、甄子丹這些中生代的明星,似乎沒有新生代的人可以接棒,對於這樣的現象,導演您怎麼看?

陳德森說,香港的保險公司常常以風險太高為理由而拒絕武行這個行業的保險,間接導致沒有年輕人願意入行,所以他也去過香港立法院開會,跟保險業界溝通,讓他們知道現在的動作電影都有特效配合,沒有想像中那麼危險,有幾家公司也開始接受這方面的保單,因此也開始有人入行了!至於怎麼入行呢?陳德森說,目前香港電影界也有武訓班,每一個香港的武術指導都要接受一個武訓班的學員,培訓兩年畢業之後成為武師,就會有機會接棒成為新一代的動作演員。

陳德森感慨的說,這些武行從以前打到現在,摔到現在,常常都是一身傷,又不懂得存錢,現在生活也很不好,所以這部戲還有一個使命,就是幫香港動作特效演員公會募款,作一個福利基金,將來如果在拍動作場面的時候有意外發生,這個福利基金都可以給他們支援。

06.jpg

◎《一個人的武林》有什麼寓意要傳達給觀眾的呢?

陳德森把古代的武俠情懷擺在一個時裝警匪驚悚懸疑的類型裡面,堪稱一大挑戰,他認為現在華人的動作電影最大的問題不在於拍得好不好,而是面對好萊塢用特效堆砌出來的虛擬世界,是一個很大的競爭對手,但是好萊塢的那些動作片的啟蒙老師有很多都是香港人(袁和平、甄子丹都到過好萊塢傳承經驗),所以中港台、東南亞要走在一起,利用大家的長處,保護好我們的華語電影。老外有他們的超級英雄,我們也可以有華人世界的英雄,而中國的武術除了是招式之外也是信仰,當世界越來越慌亂,我們需要的是有信仰的英雄。

07.jpg  

*導演陳德森(右)與影評人馬來魔合影。

hal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