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導演林超賢01.png

◎馬來魔

從謝霆鋒的《証人》、張家輝的綫人》、周杰倫的逆戰,再到吳彥祖的魔警,香港導演林超賢已經成為警匪電影的代名詞!究竟警匪片導演是如何拍攝街頭槍戰?是不是和銀幕上的槍林彈雨一樣叛逆?而社會上的真實刑案究竟能誘發什麼樣的創作動機?很高興訪問到林超賢導演,由他現身說法,帶你一窺香港警匪片的創作歷程。

透過社會刑案尋找題材透過黑暗故事尋找救贖

多年前,有一件香港警察搶劫殺人案,被稱為魔警事件,這件事情對警界而言是個醜聞,所以在兇嫌被擊斃後快速結案,也有很多疑點沒有解開,讓更多人想去了解為什麼一個警察會如此走火入魔,於是這個故事也成為魔警這部電影的雛形,但是導演林超賢覺得在難以掌握真相的情況下,不適合把這個故事直接搬上銀幕,於是以這個事件為藍本,改寫成為全新故事,並找來心理諮詢師來作顧問,呈現出童年的陰影或創傷對於一個人的人格所造成的影響。

林超賢表示,從《証人》、《綫人》到
魔警》,其實是「三部曲」的創作型態,雖然描寫的是不同的角色,但在導演心目中,會覺得他們是同一個人同一條命,也都在故事裡面被弄得滿途荊棘,當人生走到中年,應該會面臨一些難關,也應該能夠找回一點希望,於是那種生命的衝擊轉變成創作能量,在拳擊勵志電影激戰帶出人生光明面的同時,也開啟魔警這個題材,要帶觀眾到地獄走一走!從天堂到地獄,雖然看起來極端,但其實這幾部電影在講的都是相同的命題,叫作救贖
 

訪談導演林超賢02.png

(影帝張家輝擅於詮釋各種人性化的角色)

打造多名影帝之後,再將吳彥祖推上高峰

林超賢以多部電影接連打造出張家輝、謝霆鋒等多位影帝,被稱為影帝製造機。但是魔警讓吳彥祖掛頭牌,老搭檔張家輝的戲份反而減少,對此導演表示:魔警不只是警匪片,更像驚悚片,不太適合放進太多警匪對峙的場面,所以把重點集中在吳彥祖因為心靈創傷而出現暴力行為以及內心糾結。

魔警的其中一場戲,是吳彥祖前往醫院去看死去的婆婆,導演刻意採用一鏡到底的方式,甚至把機器架在吳彥祖身上,讓他一邊演戲,一邊還要當人肉攝影機,用自己身上的機器來拍自己的表情,為了避免鏡頭太晃,還必須請吳彥祖用手扶住機器,呈現一種自拍的方式來完成演出以及拍攝,而且那場戲是情緒張力很大的哭戲,除了演技要到位之外,鏡頭還不能出錯,所以拍了五遍之後,吳彥祖已經演到沒力,卻還是主動要求多演一遍,敬業精神連導演都佩服!

訪談導演林超賢03.png

(吳彥祖變成「人肉攝影機」,以「自拍」方式完成這場戲)

大街上偷拍槍戰場面,香港動作片導演最愛搞叛逆

為什麼香港人這麼愛拍警匪片?林超賢認為是因為香港有很多出色的武打演員,警匪片成為他們最好發揮的平台,但是林超賢的警匪片不是以武打為主,而是以街頭槍戰為主,這麼多大規模的槍戰追逐場面到底是如何拍攝的呢?是不是能夠向香港政府申請封街?對於這點,林超賢說出一般觀眾都想像不到的事情,那就是無法申請,所以早期的槍戰片都是把劇組和演員帶到現場就直接偷拍的!

林超賢認為包括他在內的多數動作片導演都有一種共通點,就是愛搞叛逆
不太守規矩。印象最深的一次偷拍經驗,是綫人裡面的其中一場戲,描述開車的謝霆鋒為了躲避警察跟蹤,所以把車開到天橋上面,就跳過對面車道去搶走另外一輛車,讓警察來不及跟!這個橋段就是在繁忙的塞車時間偷拍完成,還要用黑布把附近的閉路電視全部擋住,當警方的巡邏車試圖阻止時,還要靠工作人員死命抵擋,好在警方知道是在拍戲,通常也不會太刁難,所以香港警匪片都是用這種克難的方式拍攝完成,也訓練出逆境中求生存的本領,戲裡戲外一樣刺激!

訪談導演林超賢04.png

(香港警匪片最常見的街頭槍戰場面,有很多都是偷拍的)

回歸香港本土特色,給觀眾更多選擇

逆戰在馬來西亞拍攝、《激戰在澳門拍攝,魔警終於回到香港,拍出港片本土特色,也呈現出香港人在目前的時局之下,內心的混亂與徬徨,甚至描述老舊樓層被迫拆遷的情況,都和現實環境不謀而合,對此林超賢表示,老舊樓房拆遷的情景,是取材自小時候的生活經驗,而在市場環境的改變之下,大家都想衝進去大陸市場,也會見到衝進去的後果可能是失去本土風格,所以不少香港電影人都開始為自己的電影尋找定位。

林超賢認為,無論是以
合拍片的方式進入大陸市場,或是留在香港本地堅持港片特色,都沒有絕對的好壞,因為觀眾不會只想看同一種類型的電影,而是希望有更多選擇,所以就林超賢本身的作品而言,也盡力作出型態上的區分,有火爆刺激的逆戰,也有勵志感人的激戰,更有驚悚懸疑的魔警,林超賢在不同型態當中尋求突破,也可以從他身上看到香港電影人豐沛的創作生命力。
 

訪談導演林超賢05.png

(導演林超賢與影評人馬來魔合影)

 

 

創作者介紹

:::哈拉影城:::在地影城 一起哈拉:::

hal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