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專訪01

@馬來魔 採訪報導

張榮吉,1980年生,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應用媒體藝術研究所,參與多部MV、短片及紀錄片的製作,為了拍片投注大量心力,甚至連結婚都只能從片場請假一天去辦婚禮。2001年拍攝第一部紀錄片,2006年與揚力州聯合執導《奇蹟的夏天》獲得第43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 2008年執導劇情短片《天黑》獲得台北電影節最佳短片,並受邀參與各大國際影展,如今把《天黑》的故事延伸成為《逆光飛翔》,成為他的第一部劇情長片。今天很榮幸可以訪問到張榮吉導演,聊聊《逆光飛翔》,也談談那段光影之夢。以下為訪談實況: 

導演專訪02

*(右為導演張榮吉,左為馬來魔)

◎從記錄片到劇情片,從短片到長片,談談你「跨領域」的歷程吧!

*張榮吉:
其實記錄片跟劇情片最大的差異,在於前者是「真實人生」,後者是「虛構人生」,而且以創作來說,還有「主動性」和「被動性」的差別。拍紀錄片是「被動」的在等待一些事件的發生,再把這些事件拼湊成一個完整的敘事,而劇情片則是要「主動」的去構思故事。但無論是記錄片還是劇情片,都是在創造一個世界,重點是你創造出來的這個世界夠不夠動人。

雖然我是拍紀錄片出身的,但是有許多故事的種子已經埋在我心裡很久,等到有足夠的機會就可以開始執行。當初拍《天黑》這部短片,就是我的劇情片跳板,加上這個故事我覺得很有趣,所以就用半記錄的手法去呈現這個故事,後來有幸在一些影展曝光,被電影公司看到,所以有機會把這個故事發展成長片。

2008
年的劇情短片《天黑》讓你得到很多注目,這次的《逆光飛翔》可以說是《天黑》的擴充版嗎?

*張榮吉:
《逆光飛翔》是導演王家衛在看過《天黑》這部短片之後,覺得可以發展成劇情長片,便由「澤東電影公司」促成《逆光飛翔》的誕生。

《天黑》的片長只有37
分鐘,而且也因為拍短片的資源有限,所以刪掉一些篇幅,如今可以把這個故事發展成將近兩小時的長片,終於可以有更多的發揮,但即使是同樣的題材、同樣的人物和角色背景,我也不要做一樣的事情,所以我撇開了短片時期的思維,讓「故事」凌駕於「形式」之上,所以我不願意把《逆光飛翔》稱為《天黑》的擴充版,因為我的目標是要做一個全新的事情。
 

導演專訪03

◎談談男主角黃裕翔吧!你是怎麼認識他的?他是一個盲人,你又是怎麼跟盲人相處的呢?跟盲人相處給了你什麼樣的啟發?

*張榮吉:
2005
年的時候,我接了一個政府的委託案,因此受邀到「總統教育獎」的頒獎現場去選一些對象當作題材來拍攝紀錄片,「總統教育獎」的得獎者大都是身心殘疾或是家境清寒的優秀學生,所以我想要從裡面找到一些更正面的題材來拍攝,卻又不想要拍攝過於沉重的素材,於是我看到了黃裕翔,他在當時就是一個高中剛畢業的學生,也是「總統教育獎」的得獎者,看起來害羞靦腆,可是一碰到鋼琴就會充滿自信,那樣的神采和笑容吸引了我,因此就以他為素材,拍了一支十分鐘的紀錄短片,名為《序曲》,這就是我跟黃裕翔認識的過程,也是我第一次跟盲人相處。

在拍攝那部紀錄片的時候,印象最深的是看到他的一張照片,是小時候和姊姊去海邊的情景,於是就帶著黃裕翔來到海邊,可是當我們一起到那個海邊的時候,發現沙灘上面有很多小石頭,無法讓盲人行走,於是我們就戰戰兢兢的拉著他,一步一步的走,才終於走到那片沙灘,這短短的路程,讓我們知道很多事情對於明眼人很容易,但是對於盲人來說,卻要花更多的時間和心力才能完成,所以在《逆光飛翔》裡面,我有放進關於海邊的情景,然後在那樣的過程裡面,讓觀眾了解到盲人跟明眼人的不同。
 

導演專訪04

◎通常電影公司為了票房考量,都會想找明星來演,但你怎麼會想到要讓黃裕翔來演自己?你覺得這個決定會很冒險嗎?

*張榮吉: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們花了一年的時間,找了很多演員來試鏡,發現沒有任何演員可以把這角色詮釋得好,原因在於明眼人很難揣摩出「盲行為」,也就是盲人很容易會不自覺的出現很多細微的表情和小動作,一般的演員要刻意演出這樣的小動作,難免顯得彆扭,所以很難有人真的可以詮釋到位,於是幾經考量,決定由黃裕翔自己來演自己。當然要一個這麼大的電影公司改變既定觀念,不使用明星,而改用一個素人來當男主角,確實是經過一番掙扎,也難免會擔心票房,但是我們考慮到拍攝這部電影的初衷,所以逐漸達到共識,才做出這個決定,但這個決定不是妥協,而是最好的結果。

◎你要怎麼讓黃裕翔演戲呢?他身為一個盲人,應該從來沒有看過演戲這回事,教導他表演應該費了很多心力吧!

*張榮吉:
其實當我們決定男主角由黃裕翔來擔任之後,劇本有做了很多調整,把這個角色設定成他原本的個性,所以他可以演自己,也因為這個故事是從他的真實背景出發,所以他也比較容易琢磨。可是要在鏡頭前面流露感情確實不是那麼容易,所以當然也是有安排他去上表演課,慢慢去啟發他在鏡頭前面的情緒表現。
 

導演專訪05

◎《逆光飛翔》的劇本、剪接和攝影獲得一致好評,是找誰來做的呢?

*張榮吉:劇本方面除了我之外,還有一個編劇叫作李念修(雖然名字很男生,但她是女生),而且她同時也負責這部片的剪接。此人擔任過許多紀錄片的剪接,資歷豐富,像是楊力州導演的《青春啦啦隊》、《被遺忘的時光》都是由她擔任剪接,並且也以紀錄片《街舞狂潮》入圍金馬獎最佳剪輯,所以在《逆光飛翔》裡面,觀眾可以看到她非常俐落的剪接功力。

攝影方面,我們找來一位法國攝影師,叫做Dylan
,我跟他在之前早就合作過廣告和短片的拍攝,也由於他非常喜歡蔡明亮,所以一直希望可以來台灣拍電影,但他不太懂中文,所以如果拍攝現場有即興發揮的部分,就導致他無法理解演員的對白,所以鏡位的安排會變得不夠精準,好在透過翻譯和溝通之後都可以順利克服,也呈現出相當精彩的成品。

細心的觀眾不難發現《逆光飛翔》裡面的光影變化。其實光影的設計在開拍之前就跟攝影師做過很多溝通,會在光影上面用心思的主要原因,在於男主角黃裕翔雖然眼睛看不到,但是仍然擁有光感。也就是說他雖然看不到形體和輪廓,卻可以感受到光,所以「開燈」或「關燈」他都是可以感受到的。既然「光」是他唯一的依靠,所以我要讓光的意象在畫面裡面被強調。整部電影的前半段,光線是比較偏向冷色調,後半段就偏向暖色調,和角色的心境以及故事的轉折互相呼應,所以觀眾除了看劇情以外,也可以留意光影之美。 

導演專訪06

◎為什麼會找張榕容來當女主角呢?她有什麼特質吸引你?

*張榮吉:其實我是從《一年之初》這部電影就開始注意到張榕容,也一直很喜歡她的演技,因此一直想要找她來合作,後來透過經紀公司接洽,找她拍了《天黑》之後,更加確定她是一個優秀的演員,所以《逆光飛翔》當然也是用她來當女主角。

◎張榕容的這個角色,在「真實版本」的故事裡面存在嗎?或者是電影加上去的?

*張榮吉:張榕容的角色是電影杜撰出來的,在真實世界裡面沒有這個人物。我之所以會創造出這個人物,是想跟黃裕翔的角色去做一個對比。黃裕翔是一個盲人,那麼我就要設計一個非盲人的女主角;黃裕翔雖然眼睛看不到,可是他的家庭很溫暖,所以我就要設計一個眼睛看得到,可以家庭有一些缺陷的女主角,這就形成一個對比的關係。可是男女主角都懷抱著各自的目標,男主角喜歡音樂;女主角熱愛舞蹈,但也都面臨一些挫折,又可以彼此互相彌補缺陷,一起打破現實環境的阻礙,去實現夢想。
 

導演專訪07

◎為什麼女主角的夢想要設定成跳舞呢?跳舞有什麼特殊的用意嗎?

*張榮吉:
女主角張榕容的夢想為何設定成跳舞呢?是因為舞蹈的律動可以讓視覺變得豐富,所以我劇本的設定就是要讓女主角很會跳舞,但是這件事情卻成為張榕容很大的挑戰,因為她私底下是個「肢體殘障」,而且超級僵硬,根本不會跳舞 (~),所以是透過很密集的肢體訓練,才能完成銀幕裡面這麼美的律動,當然在舞蹈的編排方面也是爲她量身打造,所以呈現出來的結果是非常漂亮的。

導演專訪08

◎可以把「肢體殘障」教成「舞蹈正妹」?那麼張榕容的舞蹈老師一定很厲害囉!

*張榮吉:可以讓張榕容克服跳舞的障礙,要感謝的是許芳宜老師。我最早接觸到這位老師是在劇本定稿之前,當時正在閱讀她寫的一本書,叫作《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樣》,描述她從缺乏自信到克服障礙,並且站上舞台的過程,於是張榕容也學到這樣的精神,在參與這位老師的舞蹈課程之後,肢體律動也有了明顯進步,後來也很榮幸可以邀請這位國際級的老師來到片中參與演出,演的正是女主角張榕容的舞蹈老師。

導演專訪09

◎李烈扮演男主角的媽媽,她在片中的演出,受到觀眾與影評人普遍的高評價,你們在拍攝現場有怎樣的互動,才可以激盪出這麼強大的表演能量?

*張榮吉:這個媽媽的角色是經過仔細思考的結果,因為雖然故事背景是在台中,但我不想要找一個操台語口音的中南部歐巴桑,因為想要避免刻版印象,所以我設定的這個母親的角色必須要帶有一點文化氣質,而且符合現代女性堅強獨立的形象,所以這個角色會屬意烈姐來演出。

李烈是一個非常用功的演員,她在拍攝之前真的走了一趟台中,來到黃裕翔的家,並且和黃裕翔的媽媽聊了一整個下午,從中揣摩這個角色的心路歷程,而且跟黃裕翔的互動,是戲裡戲外都像母子,所以能夠演得這麼自然。

導演專訪10

◎那個叫作「閃亮」(謝侃均)的男生非常搶戲,你是從哪裡發掘出這個人的?

*張榮吉:我當初會遇到「閃亮」這個人,是因為我有執導過「宇宙人」樂團的音樂錄影帶,那首歌叫作《名偵探》,是「宇宙人」第二張專輯的其中一首歌。在這個拍攝過程裡面,「閃亮」就常常來找「宇宙人」,因為他們私底下是好朋友,所以從那時候我就認識「閃亮」這個人,也覺得他有一種無厘頭的喜感,所以我在拍《逆光飛翔》的時候,需要一個大學室友的角色,是希望能找一個具備甘草人物特質的人,所以立刻就想到「閃亮」。

導演專訪11

◎電影裡面那個叫作「SM」的樂團真的存在嗎?

*張榮吉:「閃亮」本身真的有在玩樂團,而且也創作了很多歌曲,但是「SM
」這個團,是電影裡虛構出來的。我會設定這幾個大學同學在電影裡面出現的原因,是要讓男主角有很多朋友,但是很多描寫殘障人士的作品裡面,都會把主角的朋友設定成「保護」、「關懷」,或者帶有一點悲情色彩,我反而不想這麼做!我希望男主角的這群朋友不要有任何悲情感,跟男主角的互動也就是一般男生朋友混在一起,聊天打屁的那種樣子,主要的目的是想打破過去同類型作品常見的刻板印象。

既然我要把這群朋友設定成一個樂團,那麼就一定要有說服力,所以我找來的這群人都是音樂圈的人,像是最搶戲的甘草人物「閃亮」本身就是「怕胖團」的主唱,另外還有「宇宙人」的吉他手阿奎,以及「大嘴巴」的饒舌樂手仕凌也都有參與演出。

導演專訪12

◎現在很多長輩對於大學生的文化似乎有很大的成見,但是大學生活的描述,卻佔了你電影裡面非常大的部份,尤其是對於大學社團的幽默詮釋,令人會心一笑,你是從什麼角度去看待現在的大學文化的?

*張榮吉:現在的大學生非常有趣,也有很多天馬行空的創意想法,所以這樣的面貌,也有在《逆光飛翔》裡面呈現出來。電影裡面描述的那些千奇百怪的大學社團,就是現在大學文化裡面非常重要的一環,像是劇情裡面演出來的「除靈社」、「轉筆社」,這些非常逗趣的社團,在真正的大學裡面其實確有其事,而這些看似冷門的社團,最能表現出大學生的多樣化。

當然,對大學同學的描述也有比較陰暗的一面,像是部分的同學不願意帶男主角這個盲人走到教室,而以為盲人只要有手杖就可以行動自如,這是演出一般人對盲人的誤解。其實盲人到了一個新環境以後,除了要靠「定向」的老師指導辨別方向的方法之外,還要靠自己去熟悉環境,比一般人要花更多的力氣,才能夠適應一個全新的環境,黃裕翔在真實生活裡面曾經遇過這樣的挫折,所以我把這樣的過程拍出來,希望可以導正一般人對盲人的誤解,也帶來一些省思。

◎這部電影在音樂的部分非常講究,聊聊音樂的部份吧!音樂是找誰做的?有沒有什麼精采的曲目可以推薦給觀眾的?

*張榮吉:本片的音樂是男主角黃裕翔以及另一位叫作溫子傑的音樂人一起合作。黃裕翔對於鋼琴非常熟悉,所以他用鋼琴去表現溫子傑寫好的曲目時,會投入更多自己的情感,讓表現出來的音樂更有生命力。

電影裡面有很多段音樂,我會建議觀眾仔細去聽。像是李烈飾演的媽媽帶著黃裕翔去認識學校環境的那一段劇情,就有非常動人的配樂,或是最後男主角一群人要趕往比賽現場的那段音樂也很精采,當然在比賽現場的配樂也和劇情一樣掀起高潮,值得用心聆聽。

歌曲的部份,我相當推薦蔡健雅演唱的主題曲《靠近海》,還有徐佳瑩演唱的另一首主題曲《調色盤》,以及最後一首片尾曲是由「閃亮」創作與演唱的《XX》(歌名叫作《XX》是因為藏寶圖上面都會有很多XX
的標記)。這麼多動聽曲目,讓這部電影的原聲帶也很值得推薦給大家!

導演專訪13

◎如果用簡短的幾句話來總結這部電影,你最想告訴觀眾什麼樣的訊息?

*張榮吉:每個人都會有夢想,而夢想是一個需要堅持的歷程,當然這當中的堅持也需要很大的勇氣。在跟黃裕翔相處的過程裡面,很容易就可以看到他的勇氣,也藉著他的故事鼓勵大家不要因為現實的阻礙而讓夢想蒙上一層陰影,希望大家看完這部電影以後,都可以想起自己曾經想要追逐的小小夢想,並且盡力去實踐它。

導演專訪14

 

 

 

hal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